更多
现在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那一夜我看了女友跟前男友的做爱影片


(上)
    「小萤…」

  「阿进…」

  我不知道从哪时起,世人有庆祝生日的习惯,然而我必须感谢提倡这件事的那个伟大。因为有生日,才有生日礼物;因为有生日礼物,我才可在十 七岁这个青涩年纪,享受到男女间性与爱的甜美和奥秘。

  我是阿进,今年刚满十 七岁;女友小萤,跟我同年。小萤因为父亲工作关系,往年一家在台湾定居,直到前年因为公司业务调动,跟随父母一起回来这个出生的地方、香港。

  和小萤认识,是去年在一次老人院的义工日。我不讳言会参加这种活动是另有目的。十 六岁的年纪,渴望一尝恋爱滋味,更憧憬女性身体的神秘,就读全男校的我们一向没有认识异性的机会,为了冲出和尚寺,大家把握每种可以偶然或故意碰上女生的活动。

  而所谓娶妻求淑女,认识女朋友谁也希望是温柔体贴。当时班上一个自吹自擂是恋爱专家的男同学十分有经验的说,找好女生最佳地点是做义工,因为愿意不问回报做这种事的,心肠一定不会差得去哪里,当然大家不要奓望世界上还存在又漂亮又善良的女生就是了。

  那天大家兴致高昂,但最终全部爽约,毕竟爱玩的高 中生要去给老朽朽的公公婆婆照顾仍不是真心愿意,想到可以认识女孩的机会根本是很渺茫,大家还是宁愿留在家里打游戏了。

  说实话我本来也打算放鸽子的,但因为事前跟老姐事先张扬去做义工,临阵退缩很没面子,加上那段时间零用钱不多,也没什麽钱替游戏角式添置装备。想着反正无聊,也就姑且去了。结果在全能上帝那普天同庆的伟大恩赐下,我认识了小萤。

  「你好,我叫小萤,多多指教。」

  「你你你、你好,我叫阿进,多多指教!」

  谁也不会相信老人院中出现这样可爱的小美女,就像谁也不会认为彩票站真的有卖会中的彩票,但事实上总会有人中奖。

  开始的时候我是蛮卑鄙的,为了不令对手增加,我故意在同学前埋怨,说给他们骗上贼船,过程有多糟说多糟,那些伯伯婶婶有多烦说多烦,让大家取笑我做了傻瓜,但其实暗地里偷笑的是我,跟美女一起,地狱也变成天堂。

  所以当後来小萤正式以我女友身份介绍给众人认识时,那种种妒忌、咬牙、含恨和想杀人的表情是可想而知。情场如战场,你们也怪不了我,要知道同学中条件最好的肯定不是我,为了自身以後幸福,我也顾不了背上「有异性没人性」的污名。

  小萤是一个很清爽很纯品的女生,就是因为太清纯了,交往半年,每个男孩子都想做的事我也不敢要求。我害怕女友误会我跟她交往是看上她的身体,虽然我的确是经常想着她的身体。

  初次踏进情场的我当然是处男,那麽小萤是否处女呢?以她的乖巧,我猜测她也是很纯洁的,所以当某次一起去看一套爱情电影,完场後牵着我手的小萤垂头问我:「阿进,你会像那男主角一样,介意女友不是…第一次吗?」的时候,我是难掩失望之色。

  只是以小萤的质素,我也不会想像过往她不曾有过被男生追求的经验,交往前她亦提及以前曾经拍拖,小萤没有骗我,她一直都很坦白。何况现在什麽年代了,难道我还要思想守旧地要求妻子守身如玉吗?

  我尽着一个青年人能够作出最大的欢容,以微笑给女友带来安心:「当然不会,我爱的是现在和未来,过去的又有什麽关系?」「嗯!」小萤欢喜地点头,我们两人一起走到售卖冰淇淋的流动车前,一人一支的互相交换吃着,享受青春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

  只是在女友面前装君子,那个晚上我还是很不是味儿,小萤试过了,而我还什麽都不懂。当时肯定是脱光衣服的吧?是一定有玩奶子的吧?是一定有把下面插进去的吧?那个男的是一定有射精的吧?

  唉,我在想什麽,是做爱呀!不就全部发生了,连我也没看过的身体,早就给别人玩光了。

  我明白自己有这种想法是很无耻,也很对不起小萤,但男生本来就是这样,想到小萤被别人干时可能像色情片中的女星发出呻吟叫声,我是完全抓狂了,有多想揪出那个男的痛殴一顿,只是他们做的时候我还没有认识小萤,也是没资格说什麽,只能默默地鎚胸吧。

  可能小萤亦猜到我的想法,她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女孩子,什麽风吹草动也瞒不过她。纵然我努力装着没事,她还是一眼看出我这个小器男友的心理不平衡,经常借故问我是否不开心,我当然一贯地否认,但眼神和笑容是一早出卖了吧。

  於是前阵子,小萤问我生日想要什麽礼物,我说随便吧,女友甜丝丝笑说:

  「那不如把我送给你,以身相许好吗?」

  我当然说好,虽然大家说得像玩笑,但其实我是暗暗期待小萤的说话,结果她还是没有让我失望,在我生日当天,把自己送了给我。

  「阿进,我不是处女,你会要吗?」

  「傻瓜,这种时候还说这些。」

  第一次啊,除了新奇刺激和感动外,我也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了。小萤是有经验的,但她完全没给我任何指导,任由我这新手去自己摸索。我想女孩子还是很不愿在男友前显露对这种事有多少认识吧?只是在这紧张关头也没空想这麽多了,第一次看到全裸的女友,我是眼花撩乱到不知从哪里开始,反正是试了很久也不成功,後来更胡里胡涂就射在那柔顺可爱的阴毛上。

  我当时是沮丧到不得了,好像在女友面前做了一件非常没面子的事,甚至以为她在暗中笑我了,但小萤没说什麽,只温柔地亲吻我嘴,说很喜欢我,很爱我,那暖暖的安慰使我很快再次硬起,这一次我终於找对了入口,也终於尝到身体某部份被其他人包围的快乐。

  「阿进,你成功了,我好开心哦…」

  「我才是最开心呢,我爱你,小萤…」

  「我也爱你,阿进…」

  其实我有很多事想问小萤,我那里算不算长?会不会太快?你有没有舒服?

  我想每一个男生都会对自己的能力是否满足女友感到忧虑,但我亦知道女孩子不会爱听这种问题,更不愿回答,所以也只好先行放下,日後再找个机会仔细盘问小萤。

  我以为我和小萤是幸福的,我们几乎连吵架也不曾试过,而且更有了亲密关系。故此当今天女友低声跟我说分手时,我是错愕得不懂反应。

  「我们分手好吗?阿进?」

  「小萤?」



(下)
  我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小萤的裸照,可以作出一个怎样的表情。如果她不是我的女朋友,甚至是一个不认识的女孩,我想我现在也跟大部份网友一样,为可以欣赏到一个美女的私密之事而欢呼拍掌,向楼主歌颂他做福人群。但当身为她男友,胸口感到的,只一阵沉重的锥心之痛。


  简介列出影片长度是44分钟,到底看还是不看?我明知道这一切将令自己痛不欲生,却仍是不能自控地拿出了信用卡。身为一个学生,为了购买网游的工具,我好不容易才央求父亲给我办了一张附属卡,并答应他一定不会乱花,结果今天用作购买色情影片。


  是小萤主演的,色情片。


  开了帐户,输入各种必须的信用卡资料,发送前我犹豫了好一会,最终咬着牙按下了键盘,我买了,是人生最不想得到的东西。


  一分钟後我的帐户便开通了,按入邮箱确认,我进了会员页。和想像一样,小萤一片的点击率是当天榜首。当然了,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就是走在街上也总是招来艳羡目光,如今可以一窥全豹,怎不使人兴奋?


  同页下面还有一连串网友的回覆和评语,全是赞赏和一些猥琐不堪的留言。


  「太正了!简直是难得一见的极品!谢谢楼主!」「钱没有白花,要保存在光盘里好好欣赏」


  「只看一段已经射了几遍,楼主大恩啊!」


  「这样清纯的嫩娃原来是骚货,女人真不可以貌相呢」「羡慕死了,也给我操操这种淫娃有多好」


  「粉红色的小屄,连奶头是也粉粉的,嫩货就是不一样」「是台湾妹吗?快点查出这娃是谁!有没起底组在这里?」看到这里,我应该已经猜到内容,却仍自虐地点击画面。不愧是付费网站,影片加载的速度很快,不消几秒,视频下方的路轨已经走完,那个表示可以播映的「PLAY」字异常地刺眼。


  真的要看吗?我真的愿意接触小萤与其他男人的一面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否自己能够承受的事情。


  最终我还是像失去灵魂的按下了点播,让那足以摧毁我俩整个世界的片段在眼前上映。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远镜,一个跟小萤梳着同一发型的女孩子挨坐床边,两手抱着似是酒店房间常用的白色软枕,小腿不安地前後轻摆,像是初次来到这种地方。接着整个镜头被揪起,移到少女面前,女孩的脸孔比我认识的更为青涩,但毫无疑问是我的女友小萤。


  女孩面对摄影机,立刻羞涩的垂下头来,一把带着磁性的男人声线以国语问她:「小萤,生日有什麽愿望?」


  小萤听到这话再次抬起头,粉扑扑的脸蛋略带红润,水灵灵的眼珠儿像要说什麽的转了两圈,没有唇彩修饰的小嘴半张,样子有点傻,考虑了几秒後,才羞人答答的说:「我的愿望是跟阿威一生一世,幸福快乐。」对大部份观众来说这大慨是立刻要跳到下一段的冷场,却使我的心如被利刀狠狠重创了一下。曾几何时,小萤也跟其他男人说过海誓山盟的说话。


  「这麽好啊,那先亲一个。」男人看来十分满意,镜头映着小萤闭上双眼,嘟起小嘴,然後摄影机给放在桌上,画面变得静默一片,我的女友在跟别人接吻,是祝愿跟他一生一世的甜蜜之吻。


  我的心跟着一同安静下来,然後一转,是一个插满了十 五支洋烛的蛋糕,小萤下个月满十 七岁,原来快两年前的事了,那麽这个人是她在台湾生活时认识的男朋友吧?


  「来,切蛋糕。」小萤许愿後把洋烛吹熄,男人向她递上小刀,女友接过後欢喜地在中央切下。忽然画面像被剪接过的变成雪白一片,一个近镜拉开,两颗樱花瓣般粉红物体夺目地从上移下,定神一看,是一双少女的乳房。


  是我女朋友的乳房。


  我从那仍算是温馨的场面突然转成裸体画面,像是饱受重击的心房一震,画面继续移下,是一束略带凌乱的毛发,这个镜头很短,不到一秒摄影机便被抢去,画面变黑的同时可以声到小萤焦急的叫声:「别拍!」相隔几秒,亮光再次出现,是一个少女小屄的大特写,两根粗壮的指头按着大阴唇的两边翻开,把整个粉红色的屄口纤毫毕现地收录下来。一把羞得想哭的女声不断央求:「别拍好吗?不要这样好吗?」男人把镜头移上,只现小萤以双手掩着脸,不敢望向半秒,男人嬉笑道:


  「宝贵的处女一刻,不要是好好留为纪念吗?」接着再次移下,两根大腿像是角力的紧紧合起,两人纠缠了一阵,最终还是不敌给中门大开。男人犹如研究珍宝般逐寸探索,几乎连那不算浓密的阴毛亦条条细数。到返回屄口,又是以手指翻开两片肉唇,给纯洁的粉红肉壁在未受污染前留下倩影。


  那是一个纯美的画面,我对可以得见女友仍为处子时的一刻不知道是喜还是悲。说来我昨天虽然得到小萤献身,但第一次玉帛相见,也不是太好意思去研究那神秘的器官,现在终於可以看过够了,虽然是跟千千万万的网友一起欣赏。


  「已经开始湿了,看来小萤亦很期待呢。」男人指头滑在带着湿润的嫩肉调侃笑说,小萤由始至终没有把手放开,一直掩着自己的脸,声音小得几不可闻:


  「我没有…求你…别再拍了…」


  看到这里,我不禁想这实在是一个不懂拒绝别人的女孩,我不知道当时小萤对这个男人爱有多深,愿意这样毫无保留地奉献一切。也许正如小萤许的愿望,她是希望跟他一生一世,而这些片段,就是他日两人怀念往年的甜蜜回忆。


  这个阴部特写持续了两分多钟,祥和气氛被一声因为激痛而发出的叫声而划破。


  「呜!」


  这一段是只有声音,没有画面。大概是男人集中於埋首享受女友的宝贵初夜,无法分心拿着摄影机拍摄。可能他亦知道有声没画对观众来说是比较沉闷,所以只剪了一小段,但这一小段,足够炸碎我的心灵。


  「呀!呀!好痛!轻一点!阿威!轻一点!」


  「小萤,忍一忍,你太紧了,给我忍一忍!」


  「不要!真的好痛!先停一停!」


  「入了!已经入了,你感觉到吗?都插进去了!」「好痛啊!要裂开了,我真的不行,停下来好吗?」「好爽!干得我好爽!小萤,你全部都是我的了!」「阿威…阿威…」


  「小萤…小萤…」


  听着两人互相呼唤对方名字,听着女友为别个男人忍受痛楚,我的心变得灰白,是一股直穿心弦的无情烈火,把一切烧光殆尽。


上一篇:结婚了也要做小姐 下一篇:讲讲我的黑人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