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现在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梅兰菊竹之荡绽圣夜


「呼……呼……终于来到啦……」

  好不容易从店里逃出来,程仁盯着远处站在酒店大门的漂亮人影,三步拼作两步不断奔跑。

  今天是圣诞节,也是他约了女朋友共享晚餐的日子。

  本来能提早半小时来到约会地点,没想到却被那个肥老板抓住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鬼话;待他回过神来连被碎碎念了甚么都不记得,只记得他就这样子被虚耗了足足六十分钟时间,还被硬塞了一千块钱当成加班费。

  ——要不是老板有点良心让他坐顺风车,他说不定要在圣诞夜闹分手了!

  想了想,他决定先跟酒店确认他预订的东西,顺道把工作服换回事前准备的帅气衬衫。

  这个圣诞夜的约会他才不会让它被搞砸!

  「那个笨蛋搞甚么啦,怎么这么晚啊!」

  在酒店大堂等人的陆秋菊一整个不耐烦。

  今天是圣诞夜,她早就跟自己的男朋友约好了共渡这个难得可以相聚的美好时光,享受烛光晚餐以及二人世界;为了这一天,她还祭出了平常舍不得用的名贵化妆品。

  事实上,今天的秋菊也是有着吸引无数男女视线的魅力。

  被丝袜紧紧包覆住,突显着修长曲线的美腿,配合圣诞气氛般展露着青春气息,却有带着三分可爱的鲜红短裙,绣着白色毯边的深红披肩,以及那让身体线条更加突出,纯黑色的贴身内衣。

  秋菊今天的装扮是所谓的『圣诞老人装』。

  要不是因为男朋友的请求,她才不会特地耐着这寒冷的天气穿短裙呢!

  有点不耐烦的秋菊只能望向远处闪烁着的灯饰。

  「唔……」

  盯了好一会儿,秋菊也没能等到之前猛烈闪烁的红色闪光,看来那个灯饰并没有固定的规律。

  那个灯饰虽然跟酒店的装潢不太配合,可是看起来倒是意外的赏心悦目,让她不知不觉的就浑噩地打发了差不多整个小时的时间。

  向来连等个十分钟都会发脾气的秋菊也没想到自己那么有耐性呢。

  「喂~」

  听到远处传来熟悉的叫喊声,秋菊马上望了过去,很快就找到那个向着自己跑过来,拿着一大袋东西的人影。

  「啊啊!你这臭男人终于到啦!」

  「抱,抱歉啊……」

  喘着大气的男人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道歉着,身上的肥肉也随着喘息一颤一颤,汗水也将T恤给弄得湿透了。

  看着男朋友这个模样,本来想要好好发一顿脾气的秋菊也有点说不出话来。

  ——毕竟是圣诞夜,总不能对男朋友发飙吧?

  「那,那么,我们走吧……」

  「嗯!这里的晚餐在网上也有很高评价喔~」

  没有理会四周传来的怪异目光,秋菊主动搂住了男人的手臂,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彷佛没有察觉到黏黏的汗水以及浓厚的体臭一样。

  对于自己的宽容,秋菊也有点意外。

  也许是因为圣诞夜所以心情变好了吧?

  享受过美味的晚餐後,秋菊跟着男人的脚步来到了酒店的某个客房。

  美酒佳肴,热情刺激,男人刚把手上的东西放到一旁,马上搂住了秋菊侵占她的小嘴唇。

  「唔,嗯……别那么急嘛……」

  「我可是付了钱的啊~」

  听到男人那急色的台词,秋菊忍不住娇笑起来,然後温柔地以舌头回应男人跑进自己嘴里的肥舌。

  两人的舌尖时而交缠,时而磨弄彼此的齿根,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秋菊跟男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薄薄的衣服并没有作出阻碍的作用,布料跟毛毯的质感更让她深切感受到被搂抱在怀的感觉。

  「唔……嗯,啾……」

  「嗯嗯,秋菊的小嘴真好味啊……真不亏我等了那么久……」热情地激吻着的两人逐渐开始以唇舌爱抚其他地方;鼻梁,脸颊,耳垂,颈项,甚至是锁骨,秋菊也感到男人的嘴巴贪婪地侵占着她的身体。

  「真是的……」

  回应着男人的热情,秋菊无奈的笑了笑,顺应着他的动作将衣服一件件脱下来。

  披肩老早就被扔到一角,她的上衣也在男人有点粗暴的手法下被剥开,露出了全黑色的贴身内衣。

  看到那让胸脯完全展露出来的圆润曲线,彷佛被刺激到的男人马上将整个头往乳沟内挤,让秋菊整个人也跟着倒在床上。

  「哎呀!」

  「是,是秋菊的奶子啊……嗯嗯~」

  被男人肥料的身体压着,想要挣扎也不行的秋菊没好气地叹了口气,双手抱着他的脑袋,一边摸头一边任由他的舌头在身上舔来舔去。

  两人的身体在床上磨蹭着,秋菊身上的黑色内衣也被男人的双手脱掉,露出渗着香汗的肌肤;眼睛只是死死盯着又软又白的胸脯,男人手口并用的开始对她的胸脯进攻。

  「嗯……!好痒……啊!牙,牙齿不行……」

  「唔喔喔,好香好软~」

  当男人的牙齿在乳尖上磨弄时,秋菊忍不住作出了娇叫。

  把秋菊的呻吟声当成了助兴的音乐般,男人的手指跟嘴巴反而更加兴奋地动作起来,用手指从胸脯下缘抚弄揉捏,指尖更是不时往那逐渐尖挺起来的乳头挤按,让她发出娇喘。

  当然,除了手指的玩弄之外,男人也没有少利用自己的嘴巴;厚厚的嘴唇彷佛要从她的胸脯吸出奶水一样用力地吸吮着,也用牙齿轻轻的磨蹭那可爱地颤抖着的乳头,让秋菊只能依从本能挪动着身体,尝试抵抗那美妙的感觉。

  「胸,胸脯……呜嗯……」

  「嗯嗯~」

  不知不觉,秋菊的上半身已经完全裸露在男人的眼底下。

  在男人的手指逗留下,高耸的胸脯展露着青春少艾才能拥有的美妙弹性,随着指尖的动作轻轻摇荡起来。

  用自己的胸口磨弄秋菊的胸脯,男人再次往她的小嘴进攻,舌头也不断在她的嘴里以及唇上来回舔动。

  「唔,嗯……唔嗯,啾……」

  「小嘴真软啊,不枉我这么努力……啊嗯~」

  被男人吻着,摸着,舔弄着,秋菊只感到身体深处好像有一根芯儿逐渐发烫起来似的,整个人逐渐有种无法按捺的高昂感;面对这份舒服得令人难以抗拒的奇妙感觉,她很自然地抓住男人的手,让他继续搓弄自己的胸脯。

  「嗯……再……再来嘛……」

  「喔喔!秋菊真是淫荡呢~」

  「你怎么能……呜,嗯……这样说……啊!」

  听到男人以戏谑的口吻对自己作出羞辱,想要反驳的秋菊才说到一半就变成了香艳的呻吟。

  还想要再说甚么的她被男人用行动堵住了发言权,嘴唇间的空隙也被肥舌给再度侵占,只能一边呜咽一边顺从他嘴巴的入侵。

  同时,她的胸脯也在男人指掌之间来回荡漾着,本来娇挺的乳峰亦随着其爱抚跟把玩而变成各种不堪的形状。

  「嗯……呼,啊啊……嗯!啊,嗯……」

  「咕嗯,啾啾~」

  回应着男人的舌头,秋菊温柔地将他口里的唾液舔弄掉,并在接受男人舌头传递过来的津液同时,把它们都咽到了自己的喉头里。

  被搓弄胸脯的身体仍然挪动着,她的下半身不知不觉就被男人用膝盖往外推撑,摆出了一个外开的M字。

  ——要是被她的闺蜜们看到这副画面,一定会笑她是个淫荡女孩吧?

  脑海中跑出莫名其妙的念头同时,秋菊马上感到下身传来了微微的凉意。

  「嗯……噫,呜嗯!」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感到大腿间的毛发被甚么东西撩拨开,敏感的地方亦被一根短短的东西入侵了。

  「唔喔,好紧……啊,秋菊你已经湿了喔~」

  「吵,死了……嗯嗯……啾,唔……!」

  回应着男人的调笑,她的抱怨声很快就随着舌吻被淹没。

  不管是上半身还是下半身,她的身体也陷入了他手指的挑逗动作之中,而从心底深处涌溢而出的美妙感觉也逐渐变得强烈起来。

  忍不住朝内侧夹回去的双腿被男人挡住,秋菊只能保持着难堪的开脚姿势承受他那越来越猛烈的爱抚。

  感到他的指尖已经掰开了自己的阴唇,秋菊在男人的手指朝阴道内一探的刹那间,整个人更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噫,啊啊……!?」

  不知怎的,除了那甘甜的快感之外,秋菊居然还感到了一份没来由的不安。

  彷佛连眼前男人的脸容也变得陌生起来似的,难以形容感觉让她忍不住叫喊出来。

  「秋菊真是可爱啊……真亏我这次花了那么多钱……」「呼,咦……唔,啊……不,不要……停……?」乳头被啜着,锁骨被舔着,阵阵舒爽的感觉让她说出来的请求语调失去了平常的坚定,变得跟其声音一样摇荡不定。

  「当然不要停啊,你可是我单相思了很久的校花陆秋菊啊……来来,继续爽爽吧~」「嗯,啊,嗯嗯!?」

  还想要说下去的秋菊被男人的手指给打断了。

  让脑袋陷入荡漾感之中,连思考也随之涣散的快感把秋菊心底的疑问跟不安无声无息的抹去,只让那渗透她身心的快感残留下来。

  不禁颤抖起来的两片肉唇被深情的强吻给占据,秋菊的身体再次沉醉在男人爱抚给予的快感之中,那份无法形状的不协调感也随之雾散。

  ——也许是因为自己还不习惯这种事情,所以才无意识地紧张起来吧?

  脑袋很自然地浮现了一个理由,让秋菊重新投入在男人的抚弄之中。

  摆脱了莫名的不安之後,甘美的感觉彷佛回流般涌进她的脑海里,让秋菊忍不住高声的呜咽起来,舌头也更加激动地纠缠着男人的肥舌。

  从身体深处泛滥的快感让秋菊不禁激动地摆动身体,双脚也不禁往内侧紧紧一夹,让男人拨弄着的手指能够留在自己体内。

  「噫,呜嗯,嗯嗯嗯~~!!」

  被堵住的嘴巴发出近乎悲鸣似的娇叫,秋菊只感到身体里有甚么随着男人手指的戳弄而往外涌出。

  那阵激烈的感觉很快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浑身传来阵阵昂扬感跟疲惫感交错的奇妙感觉,让她整个人软摊在床上。

  「唔喔!泄,泄了……秋菊竟然被我弄到高潮了……!」耳边传来男人激动的声音,可是有气无力的秋菊已经不知道怎样回答,只是微弱地吐出一些鼻哼作为回应,让他停下爱抚。

  可是,男人显然没有察觉到这个讯息。

  「那么,那么秋菊,再泄给我看吧!」

  「嗯……呼噫!唔,嗯嗯……!?」

  随着男人的爱抚再次开始,秋菊只感到刚刚熄灭的快感再次被引燃,那份已然消散的高昂感觉再度开始累积。

  「不……不行啊……刚,刚刚才……唔嗯,呜嗯~~!?」「秋菊,秋菊……!」感到手指往自己的体内不断探入,粗糙的指尖更往里侧的肉摺挖弄,让秋菊的声音马上颤抖起来,後半句话都被呻吟给盖过。

  顺理成章将她的抱怨声视为喜悦的娇息,男人的手口继续默默在她的胴体上不断肆意抚弄;时而刺激胸脯,时而逗弄阴唇,腰枝甚至是脐穴等等敏感的地方他都没有放过,手指跟手掌的抚摸都让秋菊感受着强烈的快感。

  脑袋被那一波又一波带着微热的酥麻全面侵袭,已经没法仔细思考的秋菊只感到好像投入了阵阵波涛里似的,被一道又一道的快感玩弄着。

  「噫,啊,嗯,啊啊!喔嗯喔喔!」

  意识也要被快感冲散似的刺激感跟不安,让秋菊很自然地作出了反应。

  娇嫩的胴体几近一丝不挂地紧贴着男人的怀抱,她柔若无骨的手足彷佛娇艳的灵蛇般,顺应着本能死命纠缠在男人的身体上面。

  感受到怀中美人的反应,男人更加卖力地进行爱抚,肥料的身体也是死死的压住了她,享受那对向着自己不断挤来的丰挺乳房。

  「不,不要,我,我又,啊啊!又要,要来了,噫喔喔!」眼冒金星的秋菊在男人耳边叫喊着,让春情洋溢的鼻息都吐在他的耳里。

  然而,她并不知道自己荡漾起来的娇嗲声音只是让男人的兽性更加暴烈。

  「呜,唔嗯!?噫啊,呀,啊啊啊啊~~!!」被吸舔着,被揉捏着,被挖弄着,被挤蹭着,被男人尽情爱抚的秋菊很快便被他那意外高超的技巧再度推往高潮。

  从她下半身喷出的潮溢淫液,更是让床单也薰起一片浓浓的湿润水痕。

  火热起来的肉体不断发抖,无视着秋菊疲惫不堪的意志扭动起来,配合着男人没有停下的爱抚。

  「唔,不,不行啦,啊,啊啊啊~~!?」

  越是被搔越是痕痒,越被挑逗越是难耐,秋菊的身体忠实地反应起来。

  随着男人指尖的探索跟挖弄,她的身体再次背叛了主人的想法,擅自在泛滥的春情下冲往绝顶。

  连抱怨的声音都没法发出,秋菊只能不断以呻吟来表达身体的感觉,任由男人在她的身体上进行各种玩弄。

  「不,噫啊啊啊!?又,又要……唔,喔喔,哦喔喔~~!?」「这样子都能高潮,秋菊比我想像中还淫乱啊~」听着男人的戏言,秋菊现在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勉力维持着清醒,不让自己因为连番涌至的高潮快感而失去意识。

  每被男人的指尖抠挖阴道,秋菊的身体就跟着弹跳一下;被男人以唇舌啜吻的话,她就会自然地忘我回应;每当他的手掌在已经湿润的耻丘上移动时,秋菊硬是情不自禁的娇叫起来。

  爱抚的动作逐渐粗暴起来,她却彷佛没有感觉似的在荡漾的快感中呻吟着。

  直到再三被男人的指尖送往绝顶,高潮喷出的淫水又一次将男人的手臂沾湿之後,他才停下了抚摸的动作。

  「啊……呼……啊啊……」

  「真是敏感的身体啊,秋菊~」

  只能喘息的秋菊未能回应,已经感到因为激烈前戏而边颤边张合的阴唇被甚么火热的东西抵住。

  半眯的眼睛往下一望,她马上就看到从男人下半身怒涨而出的肉棒。

  「那么,秋菊,我要进来罗?」

  面对男人深情的叫唤,秋菊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心底的春情早已在那毫不留情的爱抚里被全面激发起来,她也已经顾不得甚么女性该有的矜持,只想尽情肆意地享受跟男朋友的性爱快感。

  「嗯……进来……给我……」

  「那么,秋菊要说清楚喔?想要甚么,怎样要啊?」听到男人带着调戏意味的追问,秋菊也无暇在意男朋友的恶作剧,甚至连他对着自己的手机都没有理会,只是往他的怀里挪动身体。

  「嗯……求求你……将肉棒插,插进来……插到我的,小穴里面……我想要更舒服啊……快点,快点……用你的大肉棒……侵占这个骚穴……人家等待你的精子……将里面射得满满的……」以前曾经被闺蜜们迫着记住的调情字句,就这样在秋菊无意识间向着男人跟他的手机镜头一字不漏的吐出来。

  随着羞人的台词出口之後,她只感到身体里的燥动更加炽烈,对于那仍然抵在阴户前面的粗壮肉棒更加期待。

  「那么就让我占有你吧……欠干的骚贱校花!」「哈,唔呜……!?」强烈的快感电流形成了难以承受的冲击,让她双眼也几要翻白。

  比平常暴躁的插入,加上彷佛比过往还要涨上两圈的粗长肉棒,令秋菊在承受男人插入的瞬间就差点被推上高潮,整个身体也猛烈的颤抖着。

  瘙痒的感觉随着肉棒的刺入稍稍消减,却又瞬即死灰复燃,那一起一落的反差让她好不难受,已是难耐地呻吟起来。

  「唔,啊啊……嗯……!」

  「呜啊,好紧……!」

  在两人摇动身体的动作里,一丝丝在肉缝间溅出的淫水彷佛化作了一道道细溪,在床单上留下了淫邪的水痕。

  浑身都在肉棒的刺激下颤动着,秋菊泛白的脑袋只想要继续追寻快感,很自然地以下半身迎合男人的抽送动作。

  壮硕的龟头一下又一下撞往秋菊的阴道,肉棒每个进出也激起小股小股的淫水飞溅,男人彷佛打桩般的抽插毫不间断地刺激着秋菊的身体。

  嘴巴只懂得发出欢愉的声音,秋菊迷醉得失去焦距似的双瞳只是直直盯着在自己身上默默『奸』耘的肥料身影,半张的小嘴断断续续地娇喘起来。

  「啊……嗯,啊啊……里面,顶到里面……噫,哦,咿喔喔!」「又紧又暖还会吸,秋菊你真棒啊!」「别……别说……呵,唔啾……」

  抗议的句字被男人用舌头顶回喉头,秋菊忍耐着难以呼吸的不适感,把男人在舌头缠绵时吐过来的津液咽下,双手则是用力搂着他的颈子,一双修长的美腿亦用力夹紧了他不住摆弄的腰杆。

  感受着肉棒在自己体内继续抽动所激起的阵阵快感,她的身心也已经迷醉在性爱的喜悦里面,本能地作出了忠实的反应。

  「嗯……呜,咿嗯,唔嗯嗯嗯~~!!」

  急促而凌乱的呻吟声在秋菊嘴中闷响而出。

  同时,她整副娇躯也是不受控制似的抽搐起来,彷佛不让男人离开身边似的紧紧夹着肉棒,一阵又一阵的温热淫液亦从阴道的尽头奔涌出来。

  「呜喔……!」

  随着秋菊进入绝顶,男人也跟着闷哼了一声,停下了抽插的动作。

  在兴奋间释放的力气在短短几秒全数泄去,秋菊又一次陷入高潮过後的虚脱感,疲惫不堪地瘫死在床上。

  「呼……咿,呵……嗯……啊,啾,唔嗯……」下颚被抬头,秋菊看见的是男人向着自己靠近的脸庞。

  很自然地主动迎合男人的索吻,她只感到柔弱乏力的舌头在他的嘴里被不断搅动着,体内稍稍竭息的情慾渴求又再一次被点燃起来。

  在男人竭息过後,肉棒再次带着急而猛的规律蹂躏秋菊的阴道。

  「咿,啊,嗯嗯!哈,呀,喔喔啊啊~~!!」已经没法说出完整的句子,只能让喉咙吐出浪荡的娇吟,秋菊承受着男人那粗暴的抽送,让远比平常粗长壮硕的肉棒在身体里面磨弄抽插。

  紧窄的阴道在肉棒的刺激下一颤一跳不断收缩,让肉棒能在这滑腻的窄小空间里肆意进出。

  站起了身子,男人抱住了秋菊修长的双脚,用着居高临下的姿势把肉棒往下不断挫落,其势道之猛烈彷佛要把秋菊的阴道插穿才能罢休。

  「噫,啊啊,唔呜喔喔喔!」

  整个下半身跟着翘起,她整个人已经沉沦在越来越激烈的交媾里面,甚么都没法细想,只能脸颊泛红地胡乱叫喊。

  前戏的连番绝顶,加上现在肉棒带来的阵阵强烈快感,让秋菊的心神陶醉在这份让人疯狂的性爱快感之中。

  逐步提升扭腰的频率,男人的肉棒每一下都狠狠顶在阴道深处,每个抽送也让秋菊发出更加高昂的尖叫。

  被压到弯起来的纤腰承受着暴风雨般的抽插,秋菊迷乱的双眼只是深情地望向变得异样陌生,对自己施以兽欲的肥胖男人,享受着跟平日完全不一样的激烈交媾。

  「唔呼……秋菊,我要射了……」

  「啊,嗯,啊啊,射,进来!给我,咿,呀,啊啊,给我!」想也不想就同意让男朋友把精液射进体内,秋菊忘我地呻吟着,死命挪动难以动弹的身体,尽可能配合男人那猛烈的打桩式抽插。

  随着抽插的速度再度加快,男人忽然将腰一挺并把身体伏在秋菊身上;同一时间,她就感受到深深殁入体内的那粗壮的肉棒开始痉挛起来。

  然後,那在体内逐渐扩散开来的饱满感,以及彷佛被甚么浓厚的东西浇灌着的温热感,将她推上了另一个性感的高峰。

  「咿,呜,嗯啊啊啊~~!!」

  澎湃起来的甘美感觉很快就占据了秋菊脑海的一切。

  被精液射进体内的酥痒感觉让秋菊的身体也跟着抖动,那被填满似的精神快感更使她的心神随之荡漾。

  彷佛要在怀里佳人的体内留下烙印一样,男人微微抖动着下半身,让一股股浓稠的精液顺着流动往下沉降,朝向阴道尽头的蜜蕊涌去。

  「啊……嗯……」

  「呼……秋菊你也太会吸了啊……」

  即使听到男人的声音,秋菊也已经无力回答,只能喘息。

  下身已经因为大滩淫水跟汗液而变得狼藉一片,被肉棒撑得开开的阴唇也好像难以合拢一样微张着抖动,却仍然保持着紧密的挤夹,没有让半硬不软的肉棒离开。

  「舒服吗?咱们的美人校花。」

  「嗯喔……好……好多……」

  喃喃自语的秋菊似乎没有听到男人那带着羞辱成份的语句。

  眼神迷离的她只能呆然望向陌生的天花板,感受着男人身上那阵同样有点儿陌生,带着香烟味的体臭。

  激烈的交媾让秋菊没来由的浮现了丝丝困意,很快她就闭上了眼睛,放弃了脑海中多余的思考。

  「……第二……插……射……小时……把戏……」迷糊里,她彷佛听到了男朋友那彷佛从远处传来的声音。

  下一秒,她就感到那再度硬涨起来的肉棒再度开始在她的阴道里面前後挪动起来。

  在那缓缓的抽送中激起的快感,让她已经疲乏的思考不禁抱怨起来。

  强撑起半昏半醒的神智,秋菊再次迎合男朋友那旺盛的精力。

  随着大床发出吱吱的低鸣,她的呻吟声再次跟肉帛碰撞的声音交织起阵阵淫秽的响声。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秋菊才张开有点倦的眼睛。

  「……咦,啊……?」

  有点迷离的视线打量了一下四周,她才发现自己刚刚原来睡死过去了。

  呆了几秒後才慌乱地左望右望,秋菊很快就擦了擦嘴角的湿痕给擦掉;虽然刚刚才在床上大战一番,可是她还是不想让男朋友看到自己睡到连口水都流出来的丑态。

  很快的,她就发现在房间里没有看到男朋友的身影。

  「那个笨蛋跑到哪里去啦……啊,嗯……」

  坐起身子的秋菊感到下半身传来某种黏湿的感觉,很快就想起刚刚被男朋友不断体内射精的画面。

  想起自己刚刚放荡不堪的姿态,她不禁羞红了脸。

  「真是的,怎么连那种姿势也……我明明没那种兴趣啊……」想起刚刚还主动跪在地板上面让沾着淫水跟精液的肉棒放在脸上被拍照,她就感到有够羞耻;秋菊还记得在自己昏死过去之前,还顺着那个人的要求主动以跨坐式让肉棒插进体内,一边扭腰一边对着镜头摆出各种姿势。

  ——怎么自己比平常还要没自制力啊?

  想到刚刚还被拍了不少照片跟录影,她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男朋友了。

  然後,她就听到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啊……」

  一个穿着帅气礼服的高瘦人影,正推着一台餐车走进房间;来到了她面前的不单是放在餐车上的蛋糕,还有一束漂亮的鲜花。

  在烛火的微弱光芒下,他的表情比平常更显英气。

  「……笨蛋,怎么忽然这么浪漫?」

  「这可是我们相识後,第三个一起渡过的圣诞节啊,不浪漫点怎么行?」听到男朋友的回答,秋菊忍不住笑了出来。

  认识程仁到现在,她对待自己总是那么的认真,那么的率直。

  「圣诞快乐,黛西。」

  听到程仁唤出两人间专属的情侣称呼,她不禁抬起头来,望着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

  而程仁也是情意绵绵的回望着她。

  「嗯……谢谢你,阿仁。」

  深情对望的两人搂着彼此作了一个轻吻。

  虽然跟刚刚交媾时激烈的舌吻完全没法相比,可是对于秋菊来说,这两个吻同样教她高兴。

  ***   *******   ***

  「呼……」

  把车子泊好之後,肥胖的男人这才踏入家中。

  把手机接到电脑,将里面的相片跟录影作备份,男人不禁叹了口气。

  孤家寡人的他在这个圣诞节可没有甚么人会跟他约会,只能自己娱乐自己。

  幸好他现在还有这个不知打哪来的手机协助他『找乐子』,要不然真的得跟其他流连网络的独男一样盯着萤幕打电动,或者是在论坛上找文章撸管了。

  「……呼。」

  看着画面里以骑乘位跟自己交合着,举起双手扭腰的年轻女性,男人不禁笑了起来。

  「圣诞快乐啊,秋菊。」

  只要一千块钱就能『找乐子』,让他今年的圣诞无比满足呢。

  【完】

上一篇:淫荡的婚礼 下一篇:兄妹孽缘